今天大概是丹狼日吧
p1:“我们男孩真是太棒了,给你鼓鼓掌吧。”
p2:“哎一古,你刘海戳眼睛了,不舒服吧,我给你弄弄。”
p3:“哈哈哈哈哈哈,别说啦,笑岔气了。”

cr见logo 不妥删

“看看我手掌!”

灵魂对视

I see the light and shadow at dusk.

【丹狼】1920


要新年了。
虽然社会动荡不安,人民穷困潦倒,但是这个时候,家家户户都挂上了灯笼,红红的点缀着寒冷的上海冬季,一片喜庆。
裴珍映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算算年头,这已经是他在外面过的第三个新年了。前两年他都和赌徒、弟兄们一起过,今年他也懒得去了。所以大过年的,家里显得十分冷清。裴珍映想起小时候每次新年他的父亲就会给他一个好大的红包,他的哥哥姐姐们都会和他一起守夜、放鞭炮,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。
裴珍映摇了摇头,看了看头顶的夜空,月亮昏昏暗暗的,远方还有放鞭炮的声音传来。
闲着也是无事。
裴珍映找来一件外套披上,便出了门。
街上冷冷清清,除了叫花子蜷缩在角落,也找不出来个人影了。家家灯都亮着,窗户上挂着好看的红灯...

【丹狼】1920


裴珍映对姜丹尼尔留了个心眼,吩咐下人去调查他。过几日,下人回话来说这姜丹尼尔是以前在美国留学的,前段时间才回到中国,搞起了生意,不久生意也做大了,成了上海商业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。
裴珍映颇为疑惑,他仔细搜索了记忆,也没找出个姜姓的熟人,那这个他完全不认识不熟悉的人,为什么会说他像少爷呢?
裴珍映想不明白,也不想想了,只是以后的日子里他多了一份谨慎。

一眨眼,大半年又过去了。
这大半年里,赌场生意越做越好,那位合伙的老板也不满足于仅仅只做个小赌场,想把生意做得更大,面向的顾客更加丰富。裴珍映本来是万分不愿意的,赌场开的越大,上流社会的人就越多,他被认出的可能性就越大。但是他如果不同意将赌场开大...

【丹狼】1920


民国八年春天
春节刚过没几天,裴珍映的赌场里面也算冷清,除了几个街上地小流氓,也很少有人来赌博。裴珍映也给兄弟们放了个假,只有两三个无家可归的工作人员守着没几个赌客的赌场。
一日,裴珍映像以前那样,泡了杯茶,坐在内室里看书,刚坐下没多久,一个小弟就跑了进来。
“大哥,来了个人,我怕可能有点问题。”
裴珍映抬起了头,“赢了多少了?”
小弟手比划了比划:“这个数。”
“那的确不是个小数目了,带我出去会会这人。”
裴珍映起身,披了一件西装外套,便随着这小弟走了出去。
赌场人少,裴珍映一眼就锁定了坐在中间,身着紫色西装的那位赌客。裴珍映打量了一下,凭这一身打扮应该是个有钱人,怎么会来他这种小赌馆呢...

【丹狼】1920

我或许还活着,或许已经死了。
这大概就是命吧。

“我是谁?”
“我在哪?”
这是裴珍映醒来后唯一的想法。
渐渐的,过往的记忆满满浮现在了裴珍映的脑海中。
“啊......还不如不想起来了。”
裴珍映挣扎地动了动,却全身无力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上半身立了起来。
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还是熟悉的大厅,但是周遭的东西要不就东倒西歪,要不就摔在地上成了个粉碎。大厅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下人的尸体,血侵尽了整个大厅。
裴珍映叹了口气,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肚子上,腿上都是伤痕,身上的衣服都被染成了血红色。
“看来,这次是彻底玩完了。”

裴珍映出身在民国时期的大上海,他的家族是名门望族,几百年来经久不衰,而裴...

© Morning Bluish Mist | Powered by LOFTER